Menu:


点击最多

  • 有些海参养殖户为了减少苗种
  • 努力实现高校毕业生更高质量
  • 减轻中小学生的课外负担
  • 一方面
  • 纷纷支持品尝
  • 能够成为中国文化的积极推广
  • 但即使学生没有履行这项义务
  • 各院(系、所)或学科、专业招
  • 基层党建工作重要精神学习平
  • 这或将影响到整个第三季度的
  • 防范并化解金融风险
  • 胸罩那么大一点
  • 推荐阅读

  • 但即使学生没有履行这项义务
  • 单骥表示
  • 先是到了柳州
  • 这或将影响到整个第三季度的
  • 低于中等和高收入国家
  • 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胸罩那么大一点
  • 对电子版年检报告书进行电子
  • 还怕是沼气之类
  • 努力实现高校毕业生更高质量
  • 无锡市还允许社保卡持有者可
  • 其它分别为一等、二等车厢
  • 引起了他们的警觉

    2020-11-16 13:41

    “大约24日中午,我突然醒来,感觉到头晕、恶心。我发现自己坐在路边靠着一棵树,远处有些人在走动。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周围不仅有很多新楼房,远处还有正在建设的高楼。我非常害怕,发现书包不见了,身上的150多元钱只剩下了几元零钱。当时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离开这里,迅速找到警察让他们送我回家。我分不清方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一路上有人看我,我不敢和他们对视,也不敢打听,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在一个无人的建筑下避雨了很长时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走过一座桥后,远远看到了警务室,我飞快地跑过去,却发现警务室路边的那个门已经上了锁。我在警务室旁待了整整一晚上。今天早晨,我看到警务室有人后立即跑过去敲门,并讲述了我的遭遇。”

    按照楠楠的描述,昆都仑区河西交管二中队队长武晓刚分析,孩子醒来后所在的位置很可能是昆河一号小区附近,据此推断,孩子最有可能是乘坐长途汽车到达的包头。对此,楠楠的父亲说:“我在两个监控中看到的场景,很多次都拍到了楠楠的正脸,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楠楠。”他还特别强调:“当时孩子一直是一个人行走,买票、坐车,身边并没有其他人陪同,而那样的场景与楠楠所说的完全不相符。我知道孩子身上有155元,如果按照监控所示,从兰州到景泰的长途汽车需要46元的车费,而从景泰到包头的长途车需要200元左右,他身上的钱根本就不够坐车去包头。”

    当他醒来时已是24日中午,他一个人靠着一棵树坐在路边,而周围的环境是完全陌生的。他担心再次被人伤害,就警惕地开始寻找警察,希望得到救助并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8月25日上午,按照楠楠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楠楠爸爸告诉记者他已经在来包头的路上,大约当天晚上八九点钟就会到达,对于包头警方认真负责的做法非常感谢。说起孩子失踪一事,楠楠的爸爸哽咽起来,他说孩子在当地一所不错的中学上学,学习很好,平时非常听话。孩子一直是一个人乘车上学,当天孩子中午出门时并没有任何异常,可是直到晚上8点了孩子还没有回家,引起了他们的警觉。他们联系了老师,老师说下午楠楠没有到校报到,同学们均不知道他的去向。

    8月25日早晨6时许,内蒙古包头市昆都仑区河西交管二中队接到一个瘦高少年的报警,称23日自己在兰州被人熏晕后拐带至包头。情况复杂,民警立即耐心询问,并联系其家属和辖区派出所。目前孩子已被其父亲平安带到兰州。那么,这个14岁的少年到底是怎么到达包头的?对于少年的蹊跷遭遇,兰州警方已介入调查。

    “也许是孩子见到了亲人一直紧张恐惧的心放了下来,一上火车孩子就沉沉地睡着了,直到第二天上午11时才醒来。我努力回忆我们楼内住户以及周围居住的人群,并没有他说的那个男子,但是孩子从来不说谎,我真的有点被他弄蒙了。”楠楠父亲说。

    我们随后乘车来到了景泰,在景泰的监控视频中,我们看到他一个人在路边来回走了十多分钟,就再也没有关于他的消息了。当时的时间是24日16时11分到16时23分。到底孩子为什么离开家,为什么会到包头,他们也不清楚原因。”

    楠楠爸爸说:“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全家大乱,开始发动亲朋好友四处寻找,可是找了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最终报警。24日中午,我们查看了兰州长途车站的一个监控,在监控中我们看到了孩子的身影。当时的时间是1时许,他一个人在车站售票处拿出50元购买了一张车票,随后就坐上了开往景泰的长途汽车。

    李柏江和贺文详细地做了记录,少年告诉他们父母的名字以及电话号码,并说父母一定在找他,希望警察赶紧联系一下。贺文按照楠楠提供的电话打过去,楠楠的父亲听到儿子远在包头后大哭起来,并称这两天他们一直在找孩子,已经报警,万万没有想到儿子竟然在1000多公里以外的内蒙古包头。考虑到案情复杂,李柏江和贺文将情况汇报给了中队长武晓刚,武晓刚立即决定联系辖区派出所,以期抓捕犯罪分子。

    对于楠楠是否乘坐了火车去包头,楠楠的父亲给予了否定,他说孩子的身份证一直在家里,他想乘火车根本不可能。

    记者与楠楠父亲对话时他一直在旁边倾听,当他父亲说在监控中看到他的身影时,楠楠满脸都是疑惑和惊讶。楠楠说他没有说谎,这段失去记忆的经历让他很害怕。

    8月25日清晨6时40分,内蒙古包头市昆都仑区河西交管二中队民警李柏江和贺文提前来到中队执勤,这时门卫大爷刘美开带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刘大爷神情紧张地说:“这个孩子刚刚说他在8月23日中午被人熏晕后不知怎么就来到了这里……”此情况引起了两位警官的高度重视,他细心安抚孩子后,孩子开始向民警讲述他的遭遇。

    最后,强先生向包头警方表示感谢。目前,他已向兰州警方报案。(兰州晨报 记者 赵永峰 首席记者 张学江)

    8月27日下午,楠楠的父亲强先生告诉兰州晨报记者,他们所住的小区楼道漆黑,没有监控视频,儿子怎么出去的当时也无人看见。“孩子回家后,精神状态极其不佳,目前还没到学校去报到,到底是孩子撒谎还是真被暗算,我一定要搞清楚。”强先生告诉记者,他去孩子乘坐的那辆景泰班车打听,得知孩子是一个人独自去的,且带着一个mp3,而这部mp3也在孩子清醒后不知所踪。“我怀疑儿子被这个玩意控制了,从景泰如何去包头,这还是一个谜团!”强先生说。

    孩子说他叫楠楠,14岁,家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8月23日是开学报到的日子,中午12时50分,他从家里出门,准备到兰州火车站附近乘坐公交车去学校。就在他下到一楼即将出楼洞时,狭窄的楼洞门和楼梯之间站着的一名中年男子堵住了他的去路,他一回头发现身后还有一名男子,就在这时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据强先生介绍,他是25日21时30分到的包头,随后来到昆都仑治安分局第二治安派出所。看到平安无恙的儿子时,他非常激动,父子俩抱头痛哭。强先生对派出所民警的细心照顾进行了感谢。

    8月25日上午8时30分,记者在昆都仑治安分局第二治安派出所所长周新民的办公室中见到了14岁的楠楠。面对记者的采访,楠楠有些紧张,坐在长椅上不愿抬头。记者和他闲聊,他也只是点头或者摇头,有明显的戒备情绪。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沟通,楠楠告诉记者,23日中午12时50分,他在自家楼门口被一个比他高一点(楠楠1.73米)、身穿黄色上衣、短发的中年男子堵住,当时两个人什么也没有讲,就在他回头看身后跟着他下楼的另外一名男子时,他闻到了从来也没有闻到过的味道。

    昆都仑治安分局第二治安派出所所长周新民说,他们对孩子的身体进行了检查,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随后他们会将案件移交,同时对辖区外来人口展开调查。同时安排民警赵强全面照顾楠楠,安抚孩子对孩子做相应的心理辅导。

    8月26日下午3时许,楠楠父亲强先生带儿子乘坐火车平安抵达兰州。在火车上楠楠讲了他的离奇“旅程”,他父亲强先生也感到非常恐惧。